<tr id="0g01l"><ruby id="0g01l"></ruby></tr>

<dl id="0g01l"></dl>
<dl id="0g01l"><menu id="0g01l"></menu></dl><em id="0g01l"></em>
<div id="0g01l"><ol id="0g01l"></ol></div><div id="0g01l"></div>
    <dl id="0g01l"><ins id="0g01l"></ins></dl>
    <sup id="0g01l"><noscript id="0g01l"></noscript></sup>

      <progress id="0g01l"><tr id="0g01l"></tr></progress>

          <progress id="0g01l"><tr id="0g01l"><mark id="0g01l"></mark></tr></progress>
            <em id="0g01l"></em>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库 -> 学者文选
              我国服务外包产业的转型升级与创新发展
              时间:2019年03月11日????作者?#21644;?#26195;红

              【提  要】“十二五”以来,服务外包对于我国服务贸易发展和服务业开放创新的作用日益凸显。我国服务外包产业保持高位增长、规模集聚壮大,成为推动新兴服务贸易增长的主要动力;价值链呈现向高端跃升态势,知识流程外包成为主要增长引擎;服务外包企业实力增强,?#38469;?#21019;新能力和国际化水平显著提高,基本形成面向全球的多元化市场?#23395;郑?#23588;其是“一带一路”沿线新兴市场成为增长的新引擎;吸纳高端人才就业能力增强,人才素质不断提升;示范城市引领带动作用突出,区域发展更加协调融合。同时,当前我国服务外包产业也面临一些问题,需要采取切实措施,实现转型升级与创新发展。

               

              服务外包是以互联网信息?#38469;?#20026;支撑的新兴服务业态,涵盖信息?#38469;?#22806;包(ITO)、业务流程外包(BPO)、知识流程外包(KPO)三大领域,具有科技含量高、国际化程度高、增长空间大、产业带动力强、吸纳大学生就业空间广阔、资源消耗低、环境友好性强等特点,成为近年来世界各国鼓励发展的产业。随着全球数字经济和服务经济的快速发展,国际服务外包已经成为推动服务全球化与价值链攀升的重要动力,也是新兴服务贸易发展的主要方式。其重要作用主要体现在:加速服务要素全球流动,促进服务资?#20174;?#21270;配置;加速全球价值链分解、重构与优化,促进全球产业生态体系形成;优化全球创新链?#23395;郑?#25512;动创新全球化;推动后发国家产业升级,实现经济跨越发展等诸多方面。本?#20848;?#20197;来,我国开始承接以服务业为重点的新一轮国际产业转移,已经成为全球离岸服务外包第二大目的地。从发展阶段来看,“十一五”是我国服务外包产业的形成期和高速增长期,2006年由商务部牵头组织实施促进服务外包产业发展的“千百十工程?#20445;?#24320;启了我国服务外包产业快速发展的历?#26041;?#31243;。“十二五”则是我国服务外包产业实现量?#21183;?#21319;并形成国际竞争力的时期。2012年12月,《中国国际服务外包产业发展规划纲要(2011-2015)》发布,标志着我国服务外包产业被正式纳入国家战略。在这一时期,我国服务外包产业加快提高创新能力和综合实力,在促进服务贸易发展和新动能成长,提升服务业国际化、信息化、专业化水平,推动价值链迈向中高端以及促进区域开放型经济平衡发展等方面都发挥了重要带动作用。“十三五”时期是我国服务外包产业实现高质量发展、向全球价值链高端攀升并形成国际竞争新优势的战略机遇期。全球经济复?#25112;?#31243;不断加快、创新全球化趋势不?#26174;?#24378;,数字经济引领的全球新产业革命正在加速发展,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移动互联、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一代信息?#38469;?#21644;数字?#38469;?#19981;断涌现和扩大应用,为我国服务外包产业转型升级和创新发展提供了宏观环境和?#38469;?#25903;撑。但也必须看到,世界各国争相发展服务外包产业将导致全球市场竞争更加激烈,逆全球化思潮和保护主义有所增强,欧美等发达国家迫于促进就业的压力可能继续限制本国服务业离岸,国际汇率波动、金融动?#20174;?#25152;加剧以及国内综合成本上升等因素?#32423;?#25105;国服务外包产业发展带来压力和挑战。为此,必须扎实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服务外包?#38469;?#21019;新、服务模式创新和体制机制创新,推动服务外包标准化、数字化、智能化和融合化发展,构建在岸与离岸互动发展、东中西部融合发展、内外资企业共同发展的服务外包产业发展新格局。

               

              一、 “十二五”以来我国服务外包产业发展的主要特点

              (一) 服务外包规模集聚壮大,成为推动新兴服务贸易增长的主要动力

              1. 服务外包产业保持高位增长

              “十二五”期间,受全球经济低速增长的影响,我国服务外包产业呈现波动性增长,但总体保持了强劲稳健的高位增长态势。2011~2015年,我国服务外包执行金额从323.9亿美元增长到966.9亿美元,相当于2010年的4.9倍;离岸服务外包执行金额从238.3亿美元增长到646.4亿美元,相当于2010年的4.5倍。其中,2011年我国服务外包执行金额、离岸服务外包执行金额同比增长分别高达63.59%和64.91%,是增速最高的年份。

              “十三五”以来,我国服务外包产业仍继续保持两位数增长。2016年,我国服务外包执行金额1064.6亿美元,同比增长10.11%,相当于2009年的7.7倍。其中,离岸服务外包执行金额704.1亿美元,同比增长8.94%,相当于2009年的6.9倍。2017年,我国服务外包执行金额1261.4亿美元,同比增长18.48%。其中,离岸服务外包执行金额796.7亿美元,同比增长13.15%(见表1、图1、图2)。



              2. 服务外包对服务贸易增长的贡献度明显提升

              国际服务外包已经成为推动我国服务贸易发展的新引擎和新动能。目前,新兴服务贸易通过服务外包方式出口占70%。从占比来看,2011~2016年我国服务外包的全球占比由23.2%提高到33%,上升了近10个百分点。2016年,我国离岸服务外包占服务出口总额比重达到25%,较2010年提高了7.3个百分点;2017年,我国离岸服务外包占服务出口总额比重上升到35%左右,较上年增长了10个百分点。从增速来看,2011~2017年我国服务贸易进出口总额平均增速为7.6%,低于同期离岸服务外包执行金额增速约23.7个百分点。其中,2011年我国服务进出口总额同比增长20.8%,低于当年离岸服务外包执行金额增长率44.11个百分点。2017年我国服务贸易进出口总额同比增长5.15%,低于当年离岸服务外包执行金额增长率8个百分点(见图3)。

               

              (二) 服务外包产业结构明显优化,价值链呈现向高端跃升态势

              1. 三大业务领域发展更加均衡,知识流程外包成为主要增长引擎

              从信息?#38469;?#22806;包(ITO)、业务流程外包(BPO)、知识流程外包(KPO)三大业务领域结构变化可以看出,“十二五”以来中国服务外包产业已经进入结构调整时期并取得明显成效。

              “十二五”时期,ITO始终占主体地位,但占比逐年下降,KPO逐步成为增长引擎。2001~2005年我国离?#24230;?#20214;外包服务市场年复合增长率高达52.1%,2006~2011年下降到38%左右。2011~2015年我国ITO、BPO、KPO的离岸服务外包执行金额占比由58.2%、16%、25.8%调整为49%、14.2%、36.8%。2015年,ITO占比较2008年下降了19.4个百分点,KPO占比较2010年的14%上升了22.8个百分点。2011~2015年KPO执行金额平均增长率达40.71%,其中2011年KPO离岸服务外包执行金额61.5亿美元,同比增长高达215.1%。2015年中国承接ITO、BPO、KPO的离岸服务外包执行金额分别为316.8亿美元、91.7亿美元和237.8亿美元,同比分别增长8%、16%和27.4%。

              “十三五”以来,KPO继续成为服务外包增长的重要推动力。2016年ITO、BPO、KPO三大业务领域执行金额分别为531.5亿美元、195.1亿美元、338亿美元,同比增长分别为7.8%、19.3%、8.9%,占比分别为50%、18%、32%;离岸服务外包执行金额分别为330.5亿美元、116.6亿美元、257.1亿美元,同比增长分别为4.3%、27.2%和8.1%,占比分别为47%、17%、36%。2017年中国服务外包产业在向高?#38469;?#21547;量、高附加值业务拓展?#26032;?#20986;坚实步伐,成为新常态下外贸转型升级的有力支撑。基于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的服务外包交付模式变革、数字化转型升级、?#25945;?#24212;?#27599;?#36895;发展,促进服务外包产业结构优化,知识流程外包快速上升。2017年ITO、BPO、KPO三大业务领域执行金额分别为618.5亿美元、235.7亿美元、407.2亿美元,占比分别为49%、19%、32%;离岸执行金额分别为364.2亿美元、129.3亿美元、303.3亿美元,同比增长分别为10.2%、10.9%、18%,占比分别为46%、16%、38%。KPO快速增长的主要原因是知识产权、管理咨询、数据?#27835;觥?#24037;业设计、医药研发等领域发展较快。2017年中国企业承接国际IT解决方案业务同比增长367.1%,全年承接国际电子商务?#25945;ā?#20114;联网营销推广、数据?#27835;?#22806;包服务执行金额同比增长分别为226.4%、73.8%、51.9%(见图4)。

              三大业务领域的结构调整可以清晰地?#20174;?#20986;KPO的拉动作用。这一时期的服务外包增长主要来自研发设计、文化创意等知识密集型服务业的驱动。KPO带动整个服务外包产业价值链向高端?#30001;?#21644;拓展,?#20174;?#20986;我国产业创新能力不?#26174;?#24378;,尤其是知识密集型服务业的国际竞争力不断提升。

              2. 高附加值业务增长较快,结构升级效应明显

              随着我国服务外包企业创新能力和服务能力不断提升,承接高端增值业务日益扩大,推动了价值链向研发设计、数据?#27835;?#21644;挖掘、整体解决方案、系统设计服务等高端业务领域发展。

              从ITO的内部结构来看,软件研发及开发服务占主导地位,然后是软件?#38469;?#26381;务、集成电路和电子电路设计、电子商务?#25945;?#31561;领域,?#20174;?#20986;由于ITO领域的研发设计能力不?#26174;?#24378;,促进了外包价值链向知识密集型和高附加值领域的拓展。同时,服务型制造、电子商务等新业态的发展,也推动了ITO价值链的拓展。2017年我国ITO离岸执行金额为364.2亿美元,其中软件研发服务外包执行金额为243.4亿美元,占比为66.8%。

              从BPO的内部结构来看,其涵盖的服务领域日益宽广,尤其是在推动传统企业向数字化、网络化的业务流程、管理模式重构中发挥了重要作用。金融服务、人力资源、供应链管理等外包领域都表现出较好发展势头,?#20174;?#20986;服务专业化分工不断深化带来业务外包领域增多,也体现出我国服务外包人力资源的丰富多样性特征在全球服务外包市场竞争中的巨大潜力。同时,从主要领域的增长变化中可以看出,企业为了适应数字经济的产业变革加快了流程再造和管理,不断释放数字化转型后的专业服务需求。2017年我国BPO离岸执行金额为129.3亿美元,其中内部管理、业务运营、供应链管理三大项外包服务分别达7亿美元、66.6亿美元、54.7亿美元,占比分别为5.4%、51.5%、42.3%。

              从KPO的内部结构来看,产品研发、工业设计、工程?#38469;酢?#21307;药和生物?#38469;?#30740;发、知识产权研究、数据?#27835;?#31561;高?#38469;?#26381;务发展较快,尤其是研发设计外包成为增长的主要驱动力。KPO快速增长主要来自三方面的推力:一是研发创新全球化趋势扩大了KPO的市场需求,二是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生物医学等新?#38469;?#38761;命的蓬勃发展推动了全球KPO业务成长,三是服务外包企业?#38469;?#21019;新和服务模式创新能力不?#26174;?#24378;,尤其是加快应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38469;酰?#25552;高了高端业务承接能力。2017年我国KPO离岸执行金额为303.3亿美元,其中商务服务、?#38469;?#26381;务、研发服务三大领域外包执行金额分别为19.5亿美元、190.3亿美元、91.1亿美元,占比分别为6.4%、62.7%、30.0%(见表2)。

               

              (三) 服务外包企业实力增强,?#38469;?#21019;新能力和国际化水平显著提高

              1. 服务外包企业数量较快增长,大中型企业实力明显增强

              “十二五”以来,各地扶?#27431;?#24378;的政策导向加速服务外包市场向优势企业集中,促进了服务外包企业通过并购重组等方式实现规模快速扩张和实力提升。2011~2015年,我国累计新增服务外包企业1.7万家,其中2011年新增企业增长率高达33.2%。大中型企业明显增长,2010年、2011年、2015年承接离岸服务外包执行金额超1亿美元的企业分别为15家、22家、86家。2014年100人及以下的企业占比由过去的近70%下降为43.8%,有9家企业入选全球服务外包100强。截至2016年,我国服务外包企业39277家,相当于2010年的3倍左右,其中2016年新增服务外包企业5506家(见图5)。

               

              2. 民营企业成为服务外包产业发展的主力军

              我国服务外包最早发源于外资企业,2010年之后已经形成?#22235;?#36164;主导的发展格局。2010年内资和外资企业数量占比分别为69.3%和30.7%,其中民营、合资、外商独资和国有企业在服务外包产业中的占比分别为54.3%、6.3%、24.4%和15%,?#20174;?#20986;民企比国企具有更大的活力与发展潜力。2017年全国内资、港澳台和外资企业协议金额分别为684.8亿美元、130.8亿美元和305.2亿美元,占比分别达61.1%、11.7%和27.2%;执行金额分别为463.1亿美元、91.1亿美元和248.1亿美元,占比分别为57.7%、11.4%和30.9%。

              ?#24120;?#26381;务外包标准化、国际化水平及?#38469;?#21019;新能力、综合服务能力明显提升

              近年来,服务外包企业不断加大基础?#38469;?#30740;发投入,加快数字化转型力度,通过国际并购重组不断获取核心?#38469;酰?#36880;?#25509;?#25104;本驱动向创新驱动转变,?#21830;?#20379;单一?#38469;?#26381;务向提供综合服务转变,由承接单一项目向与发包方建立长期战略合作关系转变。一方面是企业获得国际资质?#29616;ぁ⒓际?#20808;进型企业认定数量较快增长。截至2016年,我国服务外包企业?#29616;?#25968;量为16006个,相当于2010年的5.7倍;13项国际?#29616;?#25968;量为10417个,相当于2014年的1.4倍。其中,2016年新增企业?#29616;?#25968;量1803个、13项国际?#29616;?#25968;量1643个。另一方面是软件著作权登记数量明显增长,说明软件信息?#38469;?#20225;业?#38469;?#21019;新能力增强。“十二五”时期,我国软件著作权增长?#26102;?#25345;在30%左右。2011年全国软件著作权登记量为109342件,相当于2006年(21495件)的5倍多;2015年达到292360件,相当于2011年的2.7倍、2006年的13.6倍;2016年达到40.8万件,同比增长39.5%,也是2010年以来增长最快的一年;2017年已经突破70万件。

              (四) 形成以发达国家为主、面向全球的多元化市场?#23395;?/STRONG>

              中国承接服务外包的主要来源地已经从美国、日本、欧盟和中国香港四大传统市场,拓展到东南亚、大洋洲、中东、拉美和非洲等201个国家和地区,尤其是“一带一路”建设拓展了发展中国家市场空间。

              1. 四大传统发包市场比重有所下降

              美国、欧盟、日本、中国香港一直是中国的主要发包市场。2011年中国承接上述四地服务外包执行金额占离岸服务外包总量的68.9%;2016年承接上述四地服务外包执行金额合计444.9亿美元,同比增长11.7%,占比63.3%。从四大发包市场来看,中国承接美国外包业务执行金额由2012年的89.4亿美元增长到2017年的170.3亿美元;占比由2012年的26.6%下降到2017年的21.4%。承接日本外包业务执行金额由2012年的48.3亿美元增长到2017年的69亿美元;占比由2012年的14.4%下降到2017年的8.7%。承接欧盟外包业务执行金额由2012年的54.6亿美元增长到2017年的129亿美元,占比一?#21271;?#25345;在15~16%左右,较为稳定。承接中国香港外包业务执行额由2012年的33.9亿美元增长到2017年的123.1亿美元;占比由2012年的10.1%上升到2017年的15.5%。可以看出,香港作为内地企业承接国际外包业务的主要来源地正在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欧盟作为主要来源地具有较大增长潜力(见表3)。

               

              2. 来自欧盟和其他发达经济体的外包业务增速明显加快

              2017年中国承接离岸服务外包执行金额前10位的国家和地区?#26469;?#20026;美国170.31亿美元、欧盟(28国)129亿美元、中国香港123.11亿美元、日本69亿美元、新加坡45.1亿美元、中国台湾36.01亿美元、韩国34.38亿美元、德国27.38亿美元、英国21.13亿美元、荷兰13.76亿美元、印度12.07亿美元,其中增长最快的前5位?#26469;?#20026;印度40.99%、瑞典34.9%、英国28.86%、新加坡21.22%、日本19.44%(见表4)。

               

              ?#24120;?nbsp; “一带一路”沿线新兴市场成为服务外包增长的新引擎

              “一带一路”建设实施以来,我国服务外包的国际市场空间得到进一步扩展,在推动中国?#38469;酢?#35774;计、标准和服务“走出去”中发挥了重要支撑作用。2013年我国承接“一带一路”沿线服务外包执行金额72.2亿美元;2014年执行金额98.4亿美元,同比增长36.3%,高于整体增速13.2个百分点。2015年承接“一带一路”沿线服务外包合同金额178.3亿美元,同比增长42.6%,高于整体增速20.5个百分点;执行金额121.5亿美元,同比增长23.5%,高于整体增速4.5个百分点。2016年承接“一带一路”沿线服务外包合同金额161.46亿美元,占离岸合同总额的16.9%;执行金额121.23亿美元,占离岸执行总额的17.2%。2017年承接“一带一路”沿线服务外包合同金额312.5亿美元、执行金额152.7亿美元,分别相当于2013年的3.1倍和2.1倍。以上数据说明“一带一路”沿线服务外包的市场潜力正在加速释放。

              从沿线主要区域来看,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在服务外包领域合作主要集中在新加坡、印度、伊拉克、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俄罗斯、越南、泰国、巴基斯坦、?#31243;?#38463;拉伯等10个国家。2016年承接上述10国的服务外包执行金额为89.2亿美元,占比达73.6%。其中,承接伊拉克的服务外包执行金额增长最快,增长率达67.5%。就地区而言,东南亚11国是主要发包地,其中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是主要发包国。2015年我国承接东南亚国家服务外包合同金额89.9亿美元、执行金额63.2亿美元,同比分别增长30.6%和17.3%,占比分别为50.4%和52.0%。2016年来自东南亚11国的服务外包执行金额为23.5亿美元,占比54.2%。随着我国与东南亚国?#19994;?#28023;陆空网互联互通、国际产能合作不断推进,市场基础不断成熟,尤其受华人文化圈和地缘优势的影响,该区域具有?#20013;?#22686;长的空间。接下来是西亚、南亚地区。西亚的主要发包国是?#31243;?#38463;拉伯、伊拉克等国家,印度、巴基斯坦等是南亚的主要发包国家。2015年我国承接西亚国家服务外包合同金额43.5亿美元、执行金额25.2亿美元,同比分别增长113%和61.5%;承接南亚地区国家服务外包合同金额22.8亿美元、执行金额17.85亿美元,同比分别增长40.1%和35.4%。随着我国与西亚和南亚地区在基础设施、交通运输、港口、能源、装备、信息通讯等领域的投资合作日益广?#28023;?#36825;两大地区将会更多地释放信息?#38469;酢?#24037;程?#38469;酢?#19987;业服务等外包需求。此外,俄罗斯、蒙古、中亚、中东欧地区与我国服务外包合作逐渐增多。2016年我国承接中东欧16 国服务外包执行金额增长率达26.3%,是增长最快的区域(见图6)。

               

              (五) 吸纳高端人才就业能力增强,人才素质不断提升

              1. 人才结构以大学生为主,不断向高端化发展

              2011~2015年,我国服务外包产业就业人数年均增长率为23.3%,其中2015年服务外包产业新增从业人员127.5万人,吸纳就业总数734.7万人,同比增长21%,相当于2011年的2.3倍。2016年新增从业人员121万人,同比增长16.47%。虽然从业人员增长呈现波动状态,但保持了较高增速,说明这一新兴服务业活力旺盛。截至2016年,全国服务外包从业人员为855.7万人。尤其是服务外包产业由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一线城市向二三线城市转移,河北、河南、湖北、江西等新增就业人员数量增幅较大。

              大学生始终是服务外包吸纳就业的主体。2011~2015年,全行业大学生就业人数从223万人增加到471.6万人,占服务外包就业总人数比重平均为66%左右。2016年服务外包产业新增大学(含大专)以上学历就业人数80万人,占新增从业人数的65.9%;全行业吸纳大学生就业551.3万人,相当于2011年的2.5倍,占比64.4%。2015、2016年大学生就业人数占比较2014年下降2个百分点左右,研究生就业比重有所上升(见图9)。

               

              2.服务外包培训规模不断扩大,并形成了以外包企业、培训机构、职业学院为主体的人才培训体系

              2011~2015年,我国服务外包受训人员数量从103万人增加到191.2万人;其中2015年服务外包业新增受训人数33.3万人,同比增长21.1%。截至2016年,累计受训人数总规模达216万人。服务外包园区、大型服务外包企业作为主要人才培训基地,依托政府支持和优惠政策,加强与高校合作,积极创新人才培养模式,开设嵌入式软件、数字?#25945;寮际酢?#29616;代物流、动漫设计与制作、通信网络与设计等专业课程,将高校的人才资源、学科优势和企业?#23548;?#30456;结合,有效提高了在校大学生的能力培养(见图8)。

               

              (六) 示范城市引领带动作用突出,在服务外包产业中一?#21271;?#25345;主体地位

              2009年,21个示范城市在全国服务外包离岸业务中的占比为87.39%,近几年来基本保持这一水平。2015年,21个示范城市离岸服务外包执行金额为561.2亿美元,相当于2010年的4.1倍,全国占比86.8%。截至2015年,21个服务外包示范城市共聚集服务外包企业20920家,相当于2009年(7013家)的2.98倍,全国占比61.94%,较2009年(78.36%)下降了16.42%。服务外包产业在全国普及率不断提高是导致示范城市比重下降的主要因素。截至2015年,21个服务外包示范城市累计?#29616;?#25968;量达9356个,获得13项国际?#29616;?354个,分别占全国总量的60.4%、61.0%;从业人员443.7万人,全国占比为60.39%。

              2016年,全国服务外包示范城市增加到31个,完成服务外包执行金额999.2亿美元,全国占比为93.9%;离岸服务外包执行金额657.9亿美元,全国占比为93.4%。其中,南京、无锡、苏州等前10位示范城市服务外包执行金额?#24067;?47.9亿美元、离岸服务外包执行金额?#24067;?19.4亿美元,?#38469;?#33539;城市的比重分别达74.85%和78.95%,说明服务外包产业主要集中在上述10大城市。2016年新增的10个示范城市服务外包执行金额为102.1亿美元,?#38469;?#33539;城市规模的10.2%;离岸服务外包执行金额约61亿美元,同比增长32.2%,高于示范城市和全国平均增速,成为服务外包产业新的增长极。2017年示范城市承接的服务外包执行金额为1154.3亿美元,离岸服务外包执行金额为730.1亿美元,全国占比分别为91.5%和91.6%。以上数据说明示范城市的服务外包产业国际竞争力增强(见表5、图9、图10)。

               

              (七) 东部地区辐射能力增强,区域发展更加协调融合

              1. 服务外包产业主要分布在东部沿海城市

              “十一五”期末,长三角、环渤海、珠三角城市的服务外包占全国总量的91.5%左右,中西部城市仅占8.5%左右。尤其是长三角地区具有明显优势,形成了以上海、南京、苏州、杭州、无锡5个示范城市为主要聚集区,辐射带动周边地区发展的格局。“十二五”以来,由于中西部城市基础设施不断完善,人力、土地、资源等要素成本?#31995;停?#19988;科技人力资源较为丰富,不断吸引国内外服务外包企业加速转移和集聚。2016年,东部地区服务外包执行金额和离岸服务外包执行金额分别占全国比重的85.5%和87%;中西部地区服务外包执行金额和离岸服务外包执行金额分别占比8.4%和4.6%,其中西部地区新增服务外包企业数量和服务外包执行金额分别增长181.3%和23.6%。成都、重庆、武汉、西安、合肥对跨国公司的吸引力越来越明显,已经成为有一定影响力的国际服务外包交付中心。

               

              2. 东部与中西部城市之间已经形成了明显的分工关系和融合发展的态势

              由于成本因素和产业发展?#23395;?#30340;因素,导致一些总部位于北京、上海的服务外包企业加快在中西部城市设立交付中心,加速东中西部产业链融合,形成了“一线接单,二三线交付”的产业链?#23395;郑?#20419;进了中西部地区根据当地资源禀赋参与价值链分工,带动了中西部服务外包发展,从而提升了中西部开放型经济水平。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粤港澳大湾区发展战略?#26085;?#30053;的有效实施,将有利于提高北京、上海、南京、深圳、广州等中心城市的服务外包产业辐射能力。例如,北京受疏解非首都功能的影响,将服务外包企业迁移到周边和其他地区,由此带动其他地区发展。

               

              二、 当前我国服务外包产业面临的主要问题

               

              (一) 服务外包企业国际竞争力?#36234;?#34180;弱

              1. 服务外包企业仍以中小规模为主,综合效益、国际化程度有待提升

              目前,中小企业占我国服务外包企业总数的99%。2016年7月普华永道发布“全球软件百强企业?#21271;?#21578;显示,全球软件重点企业美国占比达75%,排名前20的软件企业有15家是美国企业;然后是欧洲、加拿大和日本企业,占比22%;中国企业仅有东软集团一家入围。根据笔者参加的课题组?#31034;?#35843;研结果,从人员规模来看,企业人数在1000人以下的占72.9%;1000人以上的大型企业占比不足1/3,其中特大型企业(5000~10000人)仅占17.1%,10000人以上的超大型企业仅占2.9%。从营业收入规模来看,年收入低于1亿元人民?#19994;?#20225;业占75.7%,其中低于5000万元的占64.3%;高于1亿元的占24.3%,超过5亿元的不到5%。在调研企业中,有近60%的企业承接离岸服务外包业务在50%以下,其中43.9%的服务外包企业离岸?#23454;?#20110;30%;服务外包离岸率占比超过50%的企业仅占41%。以上数据说明我国服务外包企业多数以国内业务为主,国际化能力还有待大幅提高。目前,我国服务外包企业在国外设立交付中心、参与国际并购数量都较少。

              2. 承接服务外包业务主要位于价值链中?#25237;耍?#39640;端服务供给能力较弱

              我国多数企业缺乏整体解决方案、系统服务和集成能力。有调查表表明,我国只有22%的服务外包企业实施了六西格玛管理、60%的服务外包企业采用了ISO标准,?#20174;?#20986;我国服务外包企业在业务标准化程度方面还存在较大差距。

              3. 自主创新能力较弱、创新投入不足

              我国服务外包企业的?#38469;?#30740;发投入仅占4%,制约了企业?#38469;?#21019;新能力的提升。服务外包企业难以享受国家重大招标项目政策和参与国家重大科研项目。尤其是一些服务外包企业通过海外并购在境外上市后成为国际企业,有了所?#20581;?#22269;际背景”之后,涉及系统集成、信息安全等国家项目通常被排斥在外,从而影响了这类企业开拓国内服务外包市场。

              (二) 成本过快增长导致企业负担过重,国际服务外包吸引力有所弱化,促使离岸服务外包向越南、?#22369;?#23486;、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转移

              近年来,我国服务外包企业的人力成本及融资、土地、资金、交通、通信、水电、税收等要素成本全面快速上升。人力成本在服务外包企业总成本中?#35805;?#21344;60~70%左右。企业工资水平年均增幅达10%左右,加上44%的“五险一金”缴费,总体上使中国企业成本高出印度20~25%左右。据调查,2016年一些软件企业人员工?#39318;?#39069;增长15.3%,人均工资增长8%;全国软件开发者中平均月薪1万元以上者占45%,较2015年上升12%;月薪2万元以上者占比增长67%。2010年以来,我国服务外包企业逐渐由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一线城市向西安、武汉、成都等二三线城市转移,但目前二三线城市的成本优势也逐渐减弱。这些因素都将导致离岸服务外包向越南、?#22369;?#23486;、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转移。综合成本上升导致许多外包企业不堪重负、?#19994;?#32463;营,虽?#25381;?#19994;收入增长,但利润呈下滑态势,?#29616;?#24433;响了企业创新能力和市场竞争力。

              (三) 中高端人才供给?#29616;?#19981;足是困扰服务外包产业发展的主要瓶颈

              中高端人才缺口较大?#29616;?#24433;响了企业承接国际服务外包能力,尤其是承接高端价值链业务的竞争力,这一问题长期未能很好解决。根据中国服务外包研究中心的调查,有40%的企业认为难以吸引高端人才,38%的企业认为难以招到中端人才,尤其缺少具备丰富的垂直行业知识和商务运营经验、较强?#38469;?#24320;发管理能力、外语较高水平的高端专业?#38469;?#21644;管理人才。高精尖人才培养渠道狭窄、企业待遇不高对人才吸引力较弱等?#38469;?#37325;要因素。根据笔者参加的课题组?#31034;?#35843;研结果,有81%的服务外包企业研究人员占比低于10%,仅有20%左?#19994;?#20225;业研究人员占比高于10%,说明目前服务外包企业研发人才匮乏,这?#29616;?#24433;响了企业的创新能力和承接高端业务能力。

              (四) 公共服务体系建设比较薄弱是影响企业参与国际竞争的重要因素

              目前,全国服务外包?#25945;?#24314;设投入不足,?#38469;?#30740;发、信息服务、市场交易、大数据、云计算等?#25945;?#24314;设不完善,导致资源难以资源共享;行业协会在国际市场中缺乏影响力,导致我国在国际市场推介服务外包企业、树立服务外包?#25918;迫?#20047;力度;行业标准制定不完善,服务外包企业的服务标准、服务质量和服务水?#35762;?#24046;不齐,尤其是在承接离岸业务时不利于“抱团?#34987;?#24471;海外订单。此外,知识产权服务体系还不够健全,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不足、信息安全环境较差也是制约国际发包商继续扩大在中国业务的因素之一。

               

              三、 推动我国服务外包产业转型升级的主要思路

              第一,以创新驱动为引领,推动服务外包价值链向高端跃升。以大数据、物联网、云计算、人工智能为引领的数字经济快速发展将不断引发产业变革,加速催生各种新业态和新模式,也推动了传统产业数字化转型的步伐,为服务外包产业向价值链高端发展提供了空间。为此,一要抓住重点领域精准发力。在ITO领域,应着力提高软件研发、集成电路设计、云计算等信息?#38469;?#22806;包的整体解决方案和系统集成能力;在BPO领域,应着力拓展金融、供应链管理、电子商务?#25945;?#31561;业务流程外包的价值增值空间;在KPO领域,应着力扩大数据?#27835;觥?#24037;业设计、工程?#38469;酢?#31649;理咨询、医药和生物?#38469;?#30740;发、文化创意等知识流程外包的规模效益。二要鼓励服务外包企业加大创新投入,在?#38469;?#30740;发、交付模式、业务流程、经营管理等方面进行创新变革。支持有条件的服务外包企业参与国家重大科技招标项目,提升系统设计、整体解决方案等高端服务能力。鼓励银行、证券、基金、创投等金融机构为服务外包企业研发提供多样化金融产品,解决融资难问题。鼓励各地设立服务外包产业基金,加大对服务外包企业的研发支持力度;鼓励规范互联网金融贷款及“众筹”等社会融资模式为社会创新提供资金支持。三要加强服务外包园区的创新能力建设。发挥好服务外包园区的企业集聚功能和产业示范带动作用,加强园区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创新?#25945;ā?#21019;客空间的建设,推动众包、众创等社会创新模式,加强园区孵化器建设。四要强化服务外包标准体系建设。一方面,应积极对接美国、欧洲、日本等发达国家标准,提高外包服务的质量;另一方面,应在我国具有比较优势的重点领域制定一批具有国际领?#20154;?#24179;的标准,增强主导权和话语权。

              第二,以提高企业国际竞争力为导向,构建协同发展、互利共赢、竞争有序的服务外包企业生态。一是注重发挥领军企业在接包、?#25918;啤?#21019;新、标准、网络渠道等方面的优势,带动中小服务外包企业参与国际竞争,打造中国服务外包整体?#25918;疲?#36880;步建立大型服务外包企业向中小服务外包企业的分包协作机制。支持服务外包企业通过国内企业重组快速壮大规模,通过开展国际并购获取关键?#38469;酢?#39640;端人才、?#25918;?#28192;道?#26085;?#30053;资源,提升核心竞争优势。二是继续发挥外资企业优势。应不断扩大服务业开放,进一步放宽市场准入,吸引跨国公司的信息?#38469;酢?#30740;发设计、医?#24179;?#24247;、教育培训、物流供应链管理、财务结算、专业咨询等服务机构进入我国提供高品质服务,同时向本土服务企业发包。三是进一?#25509;?#21270;营商环?#22330;?#38477;低税费及房租、水电、土地价格,切实降低企业综合成本。同时,加大在?#38469;?#30740;发、引进人才、国际资质?#29616;ぁ?#22521;训教育等方面的财政补贴力度。

              第三,以专业化、国际化、高端化为目标,加快服务外包人才体系建设。一是注重发挥高等教育的基础性和支撑性作用,支持985、211院校设置服务外包相关专业,尤其要针对新?#38469;酢?#26032;业态的发展不断扩大学科领域,针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服务外包的需要不断扩大相关国?#19994;?#35821;言人才培养。加强高校与企业的密切协作,建立产学研合作的长效机制。二是建立创新创业与技能人才培养相结合的培训机制,发挥服务外包企业、培训基地、培训学院的作用,共同推动岗前培训、岗位培训、委?#20449;?#35757;、定制培训、线上线下培训等多样化模式。三是不断完善国际化高端人才的引进政策和激励机制。

              第四,以在岸促离岸为抓?#37073;?#25512;动国际国内服务外包市场融合发展。全球金融危机之后,由于国际市场大幅萎缩,一批服务外包企业将重点转移到在岸业务,增强了规模效益和实力。我国在岸市场规模巨大,对于服务外包企业夯实基础、做大做强提供了有利条件。随着“中国制造2025战略”的不断推进,网络智能制造、服务型制造、绿色制造的发展将释放大量的软件与信息服务市场需求;数字化和信息化在政府、医疗、教育、科研等部门的广泛应用,电子商务、电子政务加快发展,也将产生大量外包服务。此外,随着国内服务经济主导的产业结构不断升级,服务市场专业化趋势也将使外包领域越来越细分、越来越丰富。应引导鼓励外包企业服务国内市场,培育一批专业化、?#25918;?#21270;的优质服务供应商,为承接离岸服务外包奠定有利基础。

              第五,以“一带一路”建设为契机,形成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双向拓展的全球市场战略?#23395;幀?/STRONG>目前,多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处于工业化和信息化初期阶段,对于服务外包产生了大量需求。加快“一带一路”沿线服务外包市场?#23395;郑?#19981;仅是我国拓展国际市场空间,推动中国?#38469;酢?#26631;准和?#25918;啤?#36208;出去”的需要,也是减少对美国市场过度依赖、有效应对其不?#33539;?#24615;的重要途径。应在继续保持传统发包市场主导地位的同时,稳步开拓“一带一路”市场。利用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产能合作、装备合作、金融合作的重大项目,带动研发设计、信息?#38469;酢?#29289;流供应链管理、广告创意、金融等服务外包。利用沿线自?#22478;?#25919;策优势,通过提高境外经贸合作区等?#25945;?#30340;服务配套水平,不断扩大服务外包规模。同时,积极与沿线国家建立货?#19968;?#25442;制度,扩大使用人民币结算范围,以有效防范因汇率大幅波动带来的金融风险。

              浏?#26469;?#25968;:3587
              北单快中彩开奖
              <tr id="0g01l"><ruby id="0g01l"></ruby></tr>

              <dl id="0g01l"></dl>
              <dl id="0g01l"><menu id="0g01l"></menu></dl><em id="0g01l"></em>
              <div id="0g01l"><ol id="0g01l"></ol></div><div id="0g01l"></div>
                <dl id="0g01l"><ins id="0g01l"></ins></dl>
                <sup id="0g01l"><noscript id="0g01l"></noscript></sup>

                  <progress id="0g01l"><tr id="0g01l"></tr></progress>

                      <progress id="0g01l"><tr id="0g01l"><mark id="0g01l"></mark></tr></progress>
                        <em id="0g01l"></em>

                          <tr id="0g01l"><ruby id="0g01l"></ruby></tr>

                          <dl id="0g01l"></dl>
                          <dl id="0g01l"><menu id="0g01l"></menu></dl><em id="0g01l"></em>
                          <div id="0g01l"><ol id="0g01l"></ol></div><div id="0g01l"></div>
                            <dl id="0g01l"><ins id="0g01l"></ins></dl>
                            <sup id="0g01l"><noscript id="0g01l"></noscript></sup>

                              <progress id="0g01l"><tr id="0g01l"></tr></progress>

                                  <progress id="0g01l"><tr id="0g01l"><mark id="0g01l"></mark></tr></progress>
                                    <em id="0g01l"></em>